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300期无错杀三肖公式 >
湖南湘雅医院牵出腐败窝案
发布日期:2020-08-28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百年湘雅医院,如今陷入腐败漩涡。中共湖南省纪委的介入,使得这所医院迎来新的希望

  12月10日傍晚,阴雨下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刚投入使用的医疗大楼灯火通明,一片繁忙景象。

  然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走访多人后发现:各种猜测与传言正在这所拥有3000多名员工的百年医院中传递。

  1906年,一个名叫爱德华胡美的医学博士受美国耶鲁大学“雅礼”协会派遣,在中国中部的湖南省会长沙,与当地政府合作创办了一座西式医院雅礼医院。1914年,这座医院被湘雅医学会接收,更名为湘雅医院。

  此后一个多世纪,湘雅医院先后培育出汤飞凡、张孝骞、李振翩等一代代中国现代医学泰斗。这家医院在中国医学界的地位,有一句话可以慨括,“南湘雅、北协和”。

  湘雅医院新任党委书记肖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我到这里来的任务就是稳定军心”。此前的250天内,该院陆续有六名要害部门的中层干部与职工被湖南省纪委带走,还有多少人将被带走谁也不能预料。

  早在2008年9月,该校遗传学教授陈玉祥用裹尸布在校长办公楼打出标语,要求“清除贪官陈某某、陶某某、田某某,请求政府以诽谤罪、破坏治安罪严肃处理我”,此举轰动一时。

  《中国新闻周刊》在长沙采访期间,曾致电中南大学副校长田勇泉和湘雅医院前院长陈方平,就陈玉祥举报的问题予以求证,均被回绝。

  被带走的包括湘雅医院设备科科长刘建辉以及采购员黄筑华和杨回亮、护士长李思、药剂科主任李新中、湘雅医院《中国普通外科》杂志编辑部编务姜辉。

  早在今年3月,湖南省纪委就开始了对湘雅医院的调查。最早被带走的是设备科的采购员黄筑华,彼时尚未以“双规”的名义,只是谈话。此人目前已经回到家中。接近调查组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可能仍将被提起公诉。

  随后,刘建辉被带走。作为一家拥有2600张病床的超大型三甲医院的设备科长,尽管职位仅为中国行政级别最底层的科级,但刘建辉拥有采购全院医疗设备的重要权力,采购何种设备,由哪家供货商提供,刘建辉的意见最为重要。

  多数设备均由一位名叫田强泉的商人提供。2010年5月,这位商人亦被湖南省纪委带走,涉嫌罪名是“商业贿赂”。但向谁行贿,行贿金额多少,半年后的今天依旧是个谜。

  在医药商以及被羁押的刑事犯罪嫌疑人的双重身份外,田强泉还有一个在湘雅医院乃至中南大学广为人知的身份:副校长田勇泉之弟。田勇泉从上世纪90年代初担任湘雅医院副院长、院长。2002年到教育部担任高教司副司长,三年后回到中南大学任副校长,长期主管下属医院工作。

  在设备科几近全军覆灭之际,大手术室护士长李思也在同一时间被带走。尽管案情未被公布,但知情人士透露,她的问题出在手术室医疗耗材的购买上。在这方面,护士长有较大影响力。

  湘雅医院《中国普通外科》杂志编辑部编务姜辉也涉案其中,她涉嫌充当掮客角色。

  被带走的还有药剂科主任李新中,一位拥有年采购巨额药物权力的关键人物。一位原副院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药品费用是医院收入的45%到50%,如果一个医院收入10亿的线个亿来自药品销售。”

  时至今日,药剂科科长刘建辉、护士长李思、药剂科主任李新中仍处于羁押之中,何时移交司法程序还不明朗。

  但湘雅医院的一位资深医生认为,案件不可能到此为止。他们的理由是,以时间计算,大额的药品、医疗设备采购腐败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就存在,经过长达十余年的人为操控,这种潜规则发酵壮大,已成为湘雅内部公开的秘密。持续十余年的交易绝非几位中层干部所能办到。

  此外,按照惯例,省纪委一般负责查处厅局级官员贪腐问题,此次直接过问科级层面的案件,不合常理。而田强泉并无公职却直接为省纪委查处,耐人寻味。

  对湘雅医院的腐败早在几年之前就有实名举报。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中南大学遗传学教授陈玉祥,多次向中南大学高层举报湘雅医院的腐败问题。

  12月14日,中南大学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刘建华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回应说,当时学校纪委接受陈玉祥实名举报后,发现其中不少道听途说的内容,也就没再追查下去。

  事隔2年,陈玉祥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的情景,犹气愤难平,“他们说你得拿证据出来,我对他们说,我又不是检察院,没有取证权,但我说的你们可以去查啊!”

  关于药品和医疗设备购置过程中的腐败问题,一位副院长向《中国新闻周刊》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药品分为两大块,第一大块是批量进药,按照每个月用量进行补充;第二块是新药引进。在第一块里头,进谁的药,进多少量,这方面空间很大而且防不胜防。

  对于新药,“在程序清楚具备的情况下,也很难防范,因为可以做临床专家和科室主任的工作,强调某方面的需要,还可以国产低价优势或者新型的优势来量身定制。”

  “在这个过程中间,实际权力最大的还是药剂科主任。”该副院长举例说,“比如在批量进药的时候,他的决定可以导致某个公司代理的品种越全进得越多,一般来说几千种药,医院里很难仔细看清楚哪种药给了哪个厂家。”

  在医疗设备领域,湘雅医院内部操控现象同样严重。湘雅医院的一位监察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正常程序,采购设备需要招标,纪检监察审计同步跟进,但种种监督机制在湘雅医院完全形同虚设。”

  “医院购置医疗设备,我负责的这个部门应该知道,但田强泉插手之后,医疗设备的购置就直接绕过去了,变得秘不可宣。他的做法是直接发货给医院设备科内的‘自己人’而不是主管部门,待收货后将收货单撕掉。”

  田强泉之所以能绕开各种监督程序,多位接受采访的湘雅医院知情人认为,关键是有背景,“1995年下半年,田勇泉当院长没多久,他弟弟就开始做医院的药品生意。”

  2003年,田强泉大手笔将国有企业湖南省医药器械集团公司纳入囊中,并改名为湖南协众药品器械有限公司。此次交易花费过亿,内部人士认为,此前的医药生意为其积累了第一桶金。

  自那以后直到今年5月被省纪委带走,田强泉在湘雅医院经营了长达15年的药品和医疗设备生意。其兄田勇泉也从湘雅医院院长最后升至主管医院工作的中南大学副校长。

  据多名知情人透露,2005年湘雅医院领导班子换届,身为中南大学副校长的田勇泉大力支持陈方平出任院长。

  这种上下呼应的格局对湘雅医院的人事安排产生了明显影响,据内部人士说,到目前为止,超过一半中层干部均为田勇泉与陈方平所提拔。

  陈方平一上任,就通过直接控制中层干部的方式,架空了副职, “我们的管理模式,实际上是陈方平这个院长说了算,采购、物资、后勤、基建都是他说了算。”湘雅医院原纪委书记欧石生说。

  而更令人吃惊之处在于,建筑面积达到28万平方米的新医疗大楼建设的所有权力都集中在陈方平一人手中,主管基建的副院长和主管纪检监察的纪委书记毫无发言权。结果是,这栋被称为“亚洲最大的医疗建设项目”问题层出。

  巴基斯坦两部长因腐败丑闻产生口角 双双被撤2010.12.14

  四川预防腐败局局长首现身 通报反腐工作情况2010.12.14

  我国第7个省级预防腐败局成立 徐波兼任局长2010.12.14